迪迪尋瘋

Wednesday, May 10, 2006

空虛的曝曬



當布魯圖周和肥d在大浪東灣一個飛滿吸血蚊子的灌木蔭下饑渴地睡覺,我看着他們兩對下意識驅趕蚊子而擺動着的手,午後的空虛突然注滿全身,就像張國榮在春光乍泄末尾一個人吃一大碟意粉的心情。我們假裝渴望過最down to earth的生活,又或者我們妄想可以經歷什麼豐盛,結果我們不是不甘心,就是剩低一大碟意粉放在面前,吃飽再拿起本研究蒙古入侵時期的伊朗史的專著剛剛揭到十三頁便呼嚕呼嚕睡着。

1 Comments:

  • 你的一身裝束真是超勁!!!

    By Blogger pat, at 3:42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