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迪尋瘋

Tuesday, April 25, 2006

港台錄音二:我們不單止太乖

我們不單止太乖‧我們是太麻木

主持人這次找我寫blog講野,主要是因為過去一個半月,我在母校中文大學發動了一場反對斬樹行動,製造了一點噪音。主持人特別要求我講一個題目:大學生是不是太乖?先講兩句背景。之所以出現這個問題,是因為在行動過程中,保樹立人小組先後兩次在校園要斬樹的路面上用漆油寫大字,先是寫「保樹立人」,後來被校方擦掉,再補寫「斬樹高層毀中大」。這幾個字,成為中大學生和主流傳媒的焦點,大家異口同聲譴責保樹黨破壞公物,認為保樹黨是以破壞環境的方式制止破壞環境,毫無說服力。香港大學生係咪大乖?
我講個故事給大家聽。上個月有幾個獨立媒體的朋友到了南韓開會,順便探訪在去年世貿示威期間認識的南韓大學生。南韓全國的大學生正在進行反加學費抗爭,首爾街頭可以見到幾十人一組的學生緩步跑示威,而朋友到訪的延世大學由於加幅特別高,反抗的程度亦較為激烈。朋友一到埗,就被同學帶到延世大學的行政大樓,一路上一路上,居然去到校長室!原來校長室已經被學生佔領,成為抗爭運動的指揮部。同學在校長室的會議枱開會、溫書和開工作坊,雪櫃放滿啤酒。他們計劃一直留守,直至校長停止加學費。睇到南韓大學生的積極和那種改變現狀的決心,香港的大學生唔單止係太乖,而係太麻木,太無情了。有朋友說,其實香港整個社會都一樣,我們都以為現實是不可以改變的,無力感充斥每一個角落。連學生會的同學,都唔覺得自己做的事真的會成功,變得得過且過,喊一句口號都怕醜。在香港大學校園,唯一依然充滿熱情咁宣揚信念的,就只有傳教的基督徒。唔知咁樣是基督教會的光榮,定係香港的不幸?